展示yabo88第一平台
您已經看過
[清空]
    當前位置:yabo88網>莆田藝術>忽憶中秋

    忽憶中秋

      □楊健民

      中秋又到了。暑熱逐漸褪去,秋風乍起,一葉铿然。這是個充滿儀式感的日子,突然就想起禅宗裏的一個詞:“體露金風”,肌體與自然毫無隔絕,星月雨露帶著一種詩意潛入,一切都顯得那樣“忽若飄塵”,圓融無礙。中秋其實是時令的一個大格局,含有太多的“魅惑”。再迷人的月色,招來的究竟是一堆影子,還是“先知的誘惑”?

      月圓中秋,無疑浮出了多少感動。月本無今古,情緣自淺深。與西方社會對太陽的崇拜完全不同,中秋體現了中國人對月亮天體的崇拜。一葉知秋,情誼似酒,在人心日漸疏遠的今天,中秋賞月成爲了人與自然和諧對話的精神洗禮。我想,城裏的月光也許會把夢照亮,而只有一個人的月光才是真正的思念。

      其實,中秋在我看來就只是一個概念;中秋的月亮就只是一個記憶或是一個美好的夢想而已。年輕的時候曾經多少次被月亮激動過,如今人生走到了中秋,也才稍稍懂得什麽是“坦然面對”。一年一度中秋夜,皓月當空,心意澄明,一切似乎是無所思亦無所憶。突然想起在閑常的日子裏,我們又有多少時間與明月相對呢?月亮還是那顆月亮,它永遠沒有睡著。曆史不斷地往後退到了遠方,心底的河床長滿了荒草。

      40年前的那個中秋夜,我一個人在廈門大學校園一角踯躅,對著心裏未圓的一個殘夢怅然不已。盡管那個殘夢最終沒有色彩斑斓地返回,然而那個晚上的月亮就這樣被我記住了。我披著一身月光信步踱到一位老師的宿舍裏,進門就看到因明學教授虞愚手書送給他的一副對聯,虞愚先生的字骨架平穩,卻在筆畫的內裏藏著許多曲折變化。老師告訴我,虞愚先生的書法在20世紀40年代就已經很出名了。我不禁肅然起敬。大學畢業若幹年以後,我又見到了弘一法師的字,尤其是那幅臨終絕筆:“悲欣交集”,幹枯冷寂,斂盡了人間煙火。人啊人,生而何欣,去有何悲?塵埃落定,悲欣交集。記得在一個學術會議上,一位先生評價這幾個字堪稱小祭侄稿,我恍恍然頓悟。等到人生經曆多了,我就想到人應該怎樣才能做到不驕矜,不張狂,就像宋人描繪的那輪明月:“素月分輝,明河共影,表裏俱澄澈。”多少年了,弘一的字一直在告訴我,人要活得自如、自在和自爲,並且從容不迫,在隨意之中有幾絲活氣泛出。人如果能夠活得奇峭,當然也是一種活法,猶如書法中若續若斷的枯墨,又像濃雲突然掩去了大半個月亮似的,可是愚笨如我者是注定活不出這等境界的。世事攘攘,我仍然喜歡自由自在地活著,並且帶點可能的優雅和幾分趣味。

      今天,我們還能夠像當年的弘一那樣,看到“花枝春滿,天心月圓”的景象麽?那年,弘一在中秋過後就走到了婆娑世界的盡頭,沒入永恒。他說他不過是“去去就來”,結果他來了麽?沒有。他找到一個超升的宗教境界,輕如一聲歎息劃過世間,現于殘夢。每到中秋,我都會想起這些,想到如何在這個嘈雜的世間橫渡生死。這多少顯得有些消極,只好趁著清秋的微涼,看著一片遠山如黛,近水如練,這不就是唐人詩句“不雨山常潤,無雲水自陰”的意境麽?耽于此,便覺得即使寂寞如一枚豆印,原來也可以獨與天地精神相往返矣。

      什麽是萬物皆有所歸屬?其實就是一種慧心和識見,林中草地,萬緣萬物皆是菩提。神說:輕輕放下,就路還家。中秋也許有月,也許無月,然而,有月無月,心無圓缺。天心正待月圓,輝映何止萬江!原來以爲無月的中秋一定是掃興的,現在看來一切隨緣就好。數年前,爲廈門大學哲學系蘇軍敬居士主持其博士論文答辯,他留下了一句令我感歎的話:“白日裏,你或許可以忽視燈的重要;而有誰,能夠阻止黑夜的到來?無常迅速,生死事大。慧光不啓,何以心安!”我琢磨了很久,才有點明白:人生攘攘,塵世嘈嘈,只要無念無相無住,便可直呈直指直證。無論新學如何蘧密,舊學何處淵源,都如“無雨亦潇潇”這五個字,總是那樣的剛剛好,正所謂“即心即佛,即心即法”。

      人活得精致不精致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活得自然。中秋來了,擡頭看看那枚似乎被我們遺忘了的明月,踏著月色,努力去尋找一份皎潔。心底終于有了一米陽光。中秋,李白也許就躲在唐朝的月亮裏,思忖著他的後人對影還會成爲幾人?月亮無語,月圓是詩,月缺是畫,無論陰晴圓缺,我所鍾情的朋友都是投射在我身上的影子!此時此刻,我不禁要引一首邵康節的詩贈給我的朋友:“天聽寂無音,蒼蒼何處尋。非高亦非遠,都只在人心。”

      2019.9.3

    yabo88網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

    投稿郵箱:fjptwhw@163.com   聯系QQ:935877638

    广告热线:0594-2288370    130159601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