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示yabo88第一平台
您已經看過
[清空]
    當前位置:yabo88網>莆田文史>陳獻章與莆陽情誼

    陳獻章與莆陽情誼

      □吳國柱

      陳獻章(1428—1500),字公甫,號石齋,別號碧玉老人、玉台居士、江門漁父、南海樵夫、黃雲老人等,出生于廣東新會,少年時隨祖父遷居江門白沙鄉的小廬山下。學者尊稱“白沙先生”。廣東新會(今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)人。明代思想家、教育家、書法家、詩人,廣東唯一一位從祀孔廟的明代碩儒。正統十二年(1447)舉人,成化十九年(1483)以薦授翰林院檢討,弘治十三年(1500),病卒于家。享年七十有三。谥號“文恭”。

      陳獻章與莆名士周瑛同遊太學,友善。後互有詩唱酬。

      陳獻章與莆名士黃仲昭亦友善。後互有詩唱酬。

      成化六年(1470)三月,莆名士、時任翰林院編修陳音以災異陳時政,又奏請起用陳獻章事。

      陳獻章因莆名士、時任廣東左布政使彭韶交薦于朝,兩人交誼深厚。彭韶病逝,陳獻章作《彭司寇挽詞》三首,遣子不遠數千裏來莆吊喪。

      陳獻章與莆人、廣州府通判顧叔龍私交甚笃,經常以詩唱酬。後顧叔龍在任肇慶府同知,掌德慶州事、卒于官時,爲其料理後事,直至其子至乃已。

      陳獻章與莆人、廣東惠州知府吳繹思友善,有詩唱酬。

      陳獻章與莆人、莒州學正陳聰友善,有詩唱酬。

      陳獻章與莆人、廣東沙岡巡檢鄭榮友善,有詩跋及詩唱酬。

      陳獻章與莆人、廣東按察司佥事李元鎮友善。作有《風木圖記》一篇,《佥憲莆陽李公自海南征黎遇白沙》詩一首留念。

      陳獻章與莆人、廣東化州知州黃萬碩友善。作《贈黃化州歸莆田》詩留別。

      時任廣東饒平縣知縣邱天祐廉能著于時。大儒陳獻章代作《代簡奉寄邱明府》詩一首。

      時任肇慶府恩平知縣翁俨請陳獻章撰《恩平縣儒學記》,描述其興學事迹。

      莆田名士林典主考廣藩時,曾往江門訪谒陳獻章,獻章稱其爲遠到之器。

      莆舉人林體英曾往廣東江門拜谒陳獻章,獻章教其理學兩個月,回莆亦能激昂自進。

      莆人、進士陳茂烈奉使廣東,受業于陳獻章。陳獻章作《與陳進士時周》簡一封勉勵。《明儒學案》把陳茂烈列爲白沙(陳獻章)門人。

      弘治九年(1496)春,陳獻章聞莆名士、廣東提學佥事宋端儀將臨廣東執政,深表幸甚、幸甚。後有交往。弘治十三年(1500)三月十日,陳獻章殁後一個月,提學佥事宋端儀移文當道,請入祀鄉賢祠。

      成化十九年(1483)初夏,時任刑部員外郎林俊拜谒應召至京的大儒陳獻章,公日與講學有得。後互有書信問候。正德元年(1506)五月,江西巡撫林俊爲已故老友陳獻章撰《祭白沙祠文》。正德九年(1514)二月,右都禦史林俊又爲陳白沙祠撰書碑記《陳先生石齋祠堂記》。

      陳獻章代作《代簡答伍郡主爲莆田林侍禦求草書》詩。

      陳獻章爲莆宋名相陳俊卿、狀元陳文龍題畫像詩以贊。

      陳獻章留存莆陽石刻,有莆田西天尾澄渚村“俞氏世家”石碣。

      現將陳獻章與莆名人交誼之事及留莆石刻綜述之,以存史料。

      一、陳獻章與周瑛

      周瑛(1430—1518)字梁石,初號蒙中子,又號白贲道人,晚號翠渠。學者稱“翠渠先生”。興化府莆田縣連江裏清江村(今荔城區黃石鎮清後村)人。明代理學名臣、書法家。成化五年(1469)進士,翌年(1470)授廣德州(今屬安徽)知州。成化十四年(1478),遷南京禮部郎中。過三年,遷任撫州府(今屬江西)知府。後調鎮遠府(今屬貴州)知府。弘治五年(1492)三月,升四川布政司右參政。八年(1495)五月遷四川右布政使。弘治十五年(1502)八月乞引年致仕,孝宗嘉之,诏進一階爲資善大夫。正德十三年(1518)七月初八卒,享年八十九。後入祀莆田鄉賢祠。其著有《翠渠摘稿》收錄《欽定四庫全書》。

      《陳白沙集》(附錄)載門人承直郎、戶部主事張诩于弘治十四年(1501)閏七月撰《白沙先生行狀》雲:“……今右布政使周某(周瑛)時同遊太學,所藏古人墨迹,愛踰拱壁。先生(陳獻章)因借閱經旬不還,某(周瑛)數取,先生(陳獻章)笑曰:‘試君爾,君得非所謂玩物喪志者乎?’某(周瑛)遂有所警發。……”

      陳獻章與周瑛同遊太學(國子監),友善。成化五年(1469),周瑛中進士;陳獻章會試落第,南歸江門,周瑛作《送陳白沙歸南海》十首送之,以表惜別之情。錄如下:

      送陳白沙歸南海

      一

      騎馬出都城,送君登遠道。我有一壺酒,爲君再傾倒。

      海內重結交,卑卑學脂韋。心術不相語,美譽交相推。

      我知君最深,君知我亦至。臨別爲贈言,願君莫予棄。

      二

      郁郁山下松,四時不改色。盈盈道旁花,朝夕供採摘。

      花好聚人看,春風亦易寒。松高依霄漢,勁草不可扳。

      願學山下松,用以養貞德。毋學路旁花,一採不複得。

      三

      翽翽天邊鳳,翺翔周八極。紛紛甕底雞,旋飛僅盈尺。

      我欲爲鳳凰,毛羽苦未齊。我欲爲醯雞,甕底不可棲。

      人生各有志,豈宜自束縛。願言從鳳凰,萬裏翔寥廓。

      四

      芝蘭有幽性,托居在空谷。滿天風露寒,隔林香撲撲。

      我因愛芝蘭,朝夕相往返。采采欲盈把,薰我衣與冠。

      衣冠在敝箧,芝蘭隔林樾。但恐歲月賒,余香易消歇。

      五

      東都事矯激,西晉尚清虛。一時自雲適,社稷隨丘墟。

      辟彼門戶開,轉運由其樞。大勢皆傾倒,力救尚何如。

      君子閱世多,立說慎其初。擇中而守固,孔氏有遺書。

      六

      人言羲皇初,其道本簡易。卦爻二三畫,天地露精秘。

      達磨自西來,亦頗領此意。面壁坐九載,未嘗立文字。

      辭繁道理晦,辭毀道何寄。天地有日月,六經未可棄。

      七

      釋子稱入定,如蠶自吐絲。置心于昭曠,用以求真樂。

      孔氏有明訓,敬義須夾持。動靜兩無礙,此心自愉怡。

      入定既雲久,此心亦能守。但恐體用乖,真樂竟何有。

      八

      禅學論有無,似頗欠箋注。有自無中生,無非有孰據。

      盆水盛月華,有無相撐拄。盆傾水墜地,月華歸何處。

      論無入空虛,論有滯形器。有無岐而二,斯乃學之蠹。

      九

      聖學論一貫,斯最爲要義。自從參賜遠,誰領言下意。

      聖以一貫萬,體用無二致。學者求之萬,其一乃可至。

      執著固雲非,超悟亦未是。功深與力到,庶幾有真契。

      十

      與君遠相逢,三載共城阙。至寶偶不售,還山採薇蕨。

      本爲同枝鳥,乃爾成胡越。一夜起相思,白盡巾中發。

      君爲萬裏人,我爲萬裏月。夜夜留清輝,爲君照巾韈。

      成化五年(1469)春,陳獻章寓居神樂觀。周瑛和陳獻章在神樂觀夜坐,吟詩唱酬,周瑛和詩《和陳公甫神樂觀夜坐韻》一首,錄如下:

      蟲聲秋院靜,木榻自來憑。細數千年事,閑挑五夜燈。

      子房真學道,王旦謾爲僧。湖水渺無際,寒魚不受罾。

      周瑛任廣德州知州有聲,陳獻章《與丘蘇州》書劄中爲周瑛之有爲,又能與人善予以贊揚。書劄錄如下:

      與丘蘇州(一)

      辱書,知起處,甚慰。仆以疾病跧伏海隅,比于缙紳往還中,非平昔素知,不敢辄上問。多罪,多罪。承谕,周翠渠守廣德有聲,因記。曩歲周侯贈賀克恭詩雲:“黃門仙客歸遼左,少室山人憶嶺南,我亦塵埃難久住,木蘭溪上浣青衫。”周侯後以進士留京,以書來番禺。仆次韻戲之,未及寄去。周侯尋守廣德,仆以不能默默,而竊喜周侯之有爲,又喜先生能與人善,益思周侯所以處于克恭與仆之間。其始終去就,可不可之權,先生蓋未知之也。爲絕句一篇並前次韻錄去,以發千裏一笑。

      周瑛任撫州府知府期間,與陳獻章也有詩唱酬。陳獻章作《依韻答周太守瑛見寄》二首,以表達深情厚意。詩錄如下:

      依韻答周太守瑛見寄

      一

      白馬山前雪滿扉,隔空雲樹晚依微。

      津頭日日行人過,不見長安舊布衣。

      二

      相逢記得入京年,夢破邯鄲不受牽。

      更說莆陽風景好,木蘭溪裏木蘭船。

      二、陳獻章與黃仲昭

      黃仲昭(1435—1508)原名黃潛,以字行,號未軒,又號退岩居士。學者稱“未軒先生”。興化府莆田縣城內東裏巷(今荔城區英龍街)人。明代方志學家、理學名臣。成化二年(1466)進士,選庶吉士,次年十月授翰林院編修。十二月,憲宗命詞臣預撰明歲元宵煙火花燈詩,其與章懋、莊昶三人聯名上《谏元宵賦煙火詩疏》阻之,貶爲湖南湘潭縣知縣,未行。成化四年(1468)正月,特旨改任南京大理寺右評事。成化十一年(1475),丁憂歸,無意仕途,服阙赴京,遂引疾乞歸。弘治元年(1488),禦史姜浩奏請起用仲昭。孝宗下旨,令地方官禮請出山。弘治三年(1490)晉京,初授職爲《憲宗實錄》纂修官,受忌者所阻,改任江西提學佥事。弘治九年(1496),再疏乞致仕。歸家後,以講學著書爲事。黃仲昭纂修《八閩通志》爲福建省第一部省志。其與邑人、四川右布政使周瑛合修《興化府志》,其還修有《邵武府志》、《延平府志》、《南平縣志》等。正德三年(1508)十一月初一卒于家中。享年七十有四。後入祀莆田鄉賢祠。其著有《未軒文集》收錄《欽定四庫全書》。

      陳獻章與黃仲昭相友善。成化五年(1469)春,陳獻章會試下第,南歸道金陵,五月二十四日,朋友羅倫作《送白沙先生敘》,諸君有周源、塗志文、謝文祥、項麒、沈鍾、潘琴、郁雲、章懋、龍瑄、沈晖、姚璟、莊泉、李東陽、黃仲昭各爲四韻詩以別。黃仲昭賦詩二首,以表離別之慰。詩二首錄如下:

      送白沙陳先生

      一

      考亭遺迹久荊榛,風度真堪繼後塵。

      千載武夷人仰止,羅浮從此共嶙峋。

      二

      天涯兩度挹春風,甕裏醯雞待發蒙。

      明日又從江上別,離心一片逐冥鴻。

      成化二十三年(1487),陳獻章代作《代簡答黃大理仲昭》七言律詩一首,以寄相思之情。詩如下:

      代簡答黃大理仲昭

      先生面目入中年,海曲丹青不遣傳。尺簡豈堪頻問汛,兩京還說舊因緣。余生可試屠龍技,畢嫁纔消鬻大錢。九曲棹歌君莫唱,千秋誰和武夷仙?

      弘治三年(1490),黃仲昭改任江西提學佥事,至弘治八年(1495)間,陳獻章作《寄黃仲昭》一首,以寄故交深情。詩錄如下:

      寄黃仲昭

      江西諸子在春風,我有新碑落永豐。

      海闊天空無可寄,只將狂斐爲君通。

      三、成化六年(1470)三月,莆名士、翰林院編修陳音以災異陳時政,又奏請起用陳獻章事。

      陳音(1436—1494)字師召,別號愧齋。興化府莆田縣東山涵頭(今涵江區涵東街道辦事處頂埔社區紫璜)人。天順八年(1464)進士,選翰林庶吉士,次年(1465)八月授編修,與修《英宗實錄》,成化三年(1467)八月書成,賜白金二十兩文绮二表裏羅衣,升俸一級。成化十二年(1476)二月,九年秩滿進侍講。成化十九年(1483)擢南京太常寺少卿,命兼掌南京翰林院事。弘治五年(1492)九月升南京太常寺卿。弘治七年(1494)六月卒。終年五十有九。卒後入祀莆田鄉賢祠。其著有《愧齋集》十二卷。

      成化五年(1469)春,大儒陳獻章會試再次下第,回江門“杜門卻掃,潛心大業”。陳獻章的落第,引來朝中一片惋惜之聲。成化六年(1470)三月,時任翰林院編修陳音以災異陳時政,言:“講學莫先于好問。陛下雖間禦經筵,然勢分嚴絕,上有疑未嘗問,下有見不敢陳。願引儒臣賜坐便殿,從容咨論,仰發聖聰。異端者,正道之反,法王、佛子、真人,宜一切罷遣。”章下禮部。越數日,又奏:“國家養士百年,求其可用,不可多得。如致仕尚書李秉,在籍修撰羅倫、編修張元祯、新會舉人陳獻章皆爲世人望,宜召還秉等,而置獻章台谏。言官多緘默,願召還判官王徽、評事章懋等,以開言路。”忤旨切責。朝廷以陳獻章舉人不合征聘例爲拒。大材不用,甚爲可惜。

      三、成化六年(1470)三月,莆名士、翰林院編修陳音以災異陳時政,又奏請起用陳獻章事。

      陳音(1436—1494)字師召,別號愧齋。興化府莆田縣東山涵頭(今涵江區涵東街道辦事處頂埔社區紫璜)人。天順八年(1464)進士,選翰林庶吉士,次年(1465)八月授編修,與修《英宗實錄》,成化三年(1467)八月書成,賜白金二十兩文绮二表裏羅衣,升俸一級。成化十二年(1476)二月,九年秩滿進侍講。成化十九年(1483)擢南京太常寺少卿,命兼掌南京翰林院事。弘治五年(1492)九月升南京太常寺卿。弘治七年(1494)六月卒。終年五十有九。卒後入祀莆田鄉賢祠。其著有《愧齋集》十二卷。

      成化五年(1469)春,大儒陳獻章會試再次下第,回江門“杜門卻掃,潛心大業”。陳獻章的落第,引來朝中一片惋惜之聲。成化六年(1470)三月,時任翰林院編修陳音以災異陳時政,言:“講學莫先于好問。陛下雖間禦經筵,然勢分嚴絕,上有疑未嘗問,下有見不敢陳。願引儒臣賜坐便殿,從容咨論,仰發聖聰。異端者,正道之反,法王、佛子、真人,宜一切罷遣。”章下禮部。越數日,又奏:“國家養士百年,求其可用,不可多得。如致仕尚書李秉,在籍修撰羅倫、編修張元祯、新會舉人陳獻章皆爲世人望,宜召還秉等,而置獻章台谏。言官多緘默,願召還判官王徽、評事章懋等,以開言路。”忤旨切責。朝廷以陳獻章舉人不合征聘例爲拒。大材不用,甚爲可惜。

      四、陳獻章與彭韶

      彭韶(1430—1495)字鳳儀,號從吾。興化府莆田縣涵口(今荔城區新度鎮港利村)人。後移居城內朱紫巷(坊巷)。天順元年(1457)進士,二年四月授刑部山西司主事。既三載,守制歸。成化初起複,改廣東司。未幾,署員外郎。尋進廣東司郎中。成化六年六月升四川按察副使,十一年(1475)正月升四川按察使。成化十四年(1478)正月升廣東左布政使。成化十八年(1482),彭韶上疏薦舉陳獻章。成化二十四年(1484)四月,以都察院副右都禦史巡撫南直隸蘇松等處,總理糧儲。二十一年(1485)四月,召爲大理寺卿,尋改都察院右副都禦史,巡撫順天等地,兼整頓薊北軍務。弘治元年(1488),召爲刑部右侍郎。同年九月轉刑部左侍郎。弘治三年(1490)四月改吏部左侍郎。弘治四年(1491)九月升刑部尚書,命侍經筵。弘治六年(1493)三月,充殿試讀卷官。同年七月致仕歸莆。弘治八年(1495)正月十一日卒于家,享年六十有六。贈太子少保,谥“惠安”。仍遣官谕祭營葬。後入祀莆田鄉賢祠。《明史》有傳。其著有《彭惠安集》收錄《欽定四庫全書》。

      成化十八年(1482),廣東左布政使彭韶、兩廣總督朱英前後具本薦陳獻章于朝。彭韶《薦舉陳獻章疏》對陳獻章評價極高,曰:“心術正大,識見高明,涵養有素,德性堅定,立志願學于古人,榮辱不足以介意,誠高世之儒也。……臣等自度才德不及獻章遠甚,……”《薦舉陳獻章疏》錄如下:

      荐举陈献章疏  彭韶

      竊聞名德之賢,成就甚難,儲之朝廷,關系實重。是以古昔聖帝明王,咨詢搜求,罔間遺逸。小或致之,大或起之。動則賴以成顯著之事功,靜則因以系士心之向慕。聲望風采,郁爲國華。《大學》所謂“惟善以爲寶”是也。竊見廣州府新會縣監生陳獻章,心術正大,識見高明,涵養有素,德性堅定,立志願學于古人,榮辱不足以介意,誠高世之儒也。往者成化五年(1469)應試春闱,偶失甲第,給假回還,杜門養志。沈潛聖賢之書,實窺體要;洞達事物之理,有見精微。才雖未試,行則可保。今年五十余矣,讀書踐履,愈覺純熟,孝義著聞,人皆感動。臣等自度才德不及獻章遠甚,猶且叨食厚祿;顧于醇儒,反不見用。非惟臣等之心誠切不安,亦恐國家不及收用,坐失惟善之寶也。伏見天順年間,英宗皇帝聞撫州民人吳與弼,文行高古,特加禮聘,處以官僚,奈緣老病,辭不供職,是以未見作用之效。今獻章年力盛強,大非與弼之比,伏乞聖明以禮徵召,量處以在京儒官職事,則必有以補助聖德,風動士類矣。

      陳獻章聞布政使彭公(彭韶)上薦剡,爲其舉薦,感慨作《聞方伯彭公上薦剡》二首以記之。詩錄如下:

      聞方伯彭公上薦剡

      一

      當時尊孔孟,用世必詩書。夫我何爲者,先生非過欤?

      長歌扶晚醉,短發向秋疎。坐惜籬前水,垂竿試釣魚。

      二

      骨相合長貧,岩棲累十春。忽傳邦伯疏,見笑北山神。

      伎倆只余子,行藏獨老親。古來稱冰鑑,誰是鑑中人?

      陳獻章又作《複彭方伯書》信劄一封,對布政使彭公(彭韶)上疏舉薦深表謝忱。稱贊大方伯彭公(彭韶)當世之豪傑也。《複彭方伯書》錄如下:

      複彭方伯書

      古岡陳某薰沐頓首,複書大方伯彭大人先生執事:

      新凉惟台履吉庆,去冬林别驾过白沙,得执事手书,后又得所寄绝句诗,具悉雅爱。继又闻诸人,执事以贱名污荐尺,天官以执事之言为重,亟赐允行。近者,蒙遣守令降临衡宇,书币煌煌,先后疊至。太守执  ,宣喻于庭曰:“是大方伯彭公使某归陈白沙徵币也。”闻命兢惶,罔知攸措。

      執事當世之豪傑也。吾黨以執事爲模範,斯文以執事爲司命,廟堂以執事爲柱石。執事一嚬笑,一舉措,天下將視以爲輕重取舍。甚哉,執事之動不可輕也。

      仆本麋鹿之性者也。雖少讀書,全無抱負;中歲閉門,惟近藥餌。好事相傳,類多失實。執事徒信人言,以爲可用,斯名一出,士類揚之,闾裏榮之,仆不知何以得此于執事意者。方今之俗,廉恥未興,將以興之欤,奔竟未抑,將以抑之欤?不然,執事眼高一世,必不以天下之望負天之人也。

      夫天下非誠不動,非才不治。誠之至者,其動也速。才之周者,其治也廣。才與誠合,然後事可成也。孔子曰:“如有用我者,朞月而已可也,三年有成。”聖人過化存神之妙,不可一二窺測,天下不動不治,動以治之。聖人與學者一耳,未有不須誠以動,不須才以治者也。如仆者,忠信不修,章句爲陋,才既不足以集事,誠又不足以動物,徒以虛名玷汙薦尺。進則無益于事,徒喪所守,以上累執事之明,止則人將以我爲固守一節,非通于道者,亦非所以立大中而奉明訓也。二者之慮,往來乎胸中,幾日而後決之。子使漆雕開仕,對曰:“吾斯之未能信。”開以夫子爲的者也。夫子不能使之仕,何則?人之知己不如己之自知。苟未信也,師不能強于弟子。仆自知甚明,惟謹素履,罔俾玷缺,庶幾丘園之義尚足以少裨明時,使奔競者愧而恬退者勸,亦仆所以報執事之萬一。若曰:“可以仕焉。”仆不知其可也。矧今自汗又作,俯仰或過,衣裳盡濕。此亦郡守所目擊。設任之勞事,何以堪之?伏惟執事察仆之志,矜仆之愚而弗強焉。幸甚,幸甚。

      成化十八年(1482),廣東左布政使彭韶、兩廣總督朱英前後具本薦陳獻章與朝。後彭韶作《送陳公甫先生詩序》一篇,對陳獻章德才兼備,聲名滿四海,贈詩以贊。《送陳公甫先生詩序》錄下:

      送陈公甫先生诗序 陈公名献章

      彭  韶

      圣贤之道,体用具而已。孔子论士,以行己有耻,使命不辱为先,修孝弟(悌)、谨言行者次之。《大学》言明德而必及新民,《中庸》语率性而必及修道,《西铭》父乾母坤,乃至民胞物与,盖合内外之道,而本末之事,未尝偏主独胜,以为学也,昔者君子学既成矣,人不吾知,陶陶嚣嚣,若将终身焉。苟知而求我,则起而从之,推所有以及诸物,以经济显扬为务。未尝狭视斯世,而曰“是何足与言仁义也”;亦未尝厚诬吾民,而曰“氵克转渐  讹也”。于是遂应大君之命,陈力就列,不出位、不旷官也。若遭时行志,则如傅说、武侯(诸葛亮)、伊川(程颐)、鲁斋(许衡)其人,揭正义于中天,振斯文于来裔,其烈盛矣。或事与时违,则见几而作,引身以退,而亦不忍归曲上下,求以吾誉焉。夫用心至于如是,非德充学盛、量洪识远,岂能为此大全之学哉?新会陈公甫先生,隐学三十年余矣,巡抚大臣贤之,荐于朝,下所司劝驾。先生徐白于母,忻然命之行。噫!此斯文正气之一几兹行,其必有合哉。一时注想,何异神明?先生亦必有以处之矣。某忝相知于其行也,赠以诗曰:“大道本无外,此学奚支离?人己彼此间,本末一贯之。是以古人心,包遍无遐遗。卷舒初不滞,动止在随时。白沙陈夫子,抱道真绝奇。林间三十载,于学无不窥。行周材亦足,知崇礼愈卑。珠玉虽固閟,山水自含辉。声名满四海,荐牍遂交驰。一朝征书至,八十慈颜嬉。有司劝就道,束书敢迟迟。积诚动天听,纳牖契神机。治化淳以洽,转移良在兹。”

      成化十九年(1483)九月初四日,奉旨:“陳獻章與做翰林院檢討去,親終疾愈仍來供職。”先生時在床褥。不能行動,乃遣侄景星具《謝恩疏》于鴻胪寺。遂南歸。時任廣東左布政使彭韶作《送陳公甫返廣》一首以贈。《送陳公甫返廣》詩錄下:

      送陳公甫返廣

      彭 韶

      白雲缥渺出林端,磐礴回風欲雨難。

      斂卻神功歸洞去,故山依舊碧巑岏。

      在彭韶任廣東左布政使期間,陳獻章還代作《代簡答方伯彭公》五言古詩一首以明志。詩錄如下:

      代簡答方伯彭公

      大賢望于人,往往非獨守。難將一人意,滿足天下口。

      氤氲複氤氲,東君欲放春。梅花何太早,早報越城人。

      弘治六年(1493)七月,刑部尚書彭韶致仕還莆。陳獻章稱受知于先生者,不可無言,作《次韻顧別駕奉寄彭司寇》二首以賀。稱贊彭司寇(彭韶官刑部尚書,刑部尚書別稱“司寇”。)“今代爲官到六卿,閩中此老最光榮。”詩二首錄如下:

      次韻顧別駕奉寄彭司寇

      序雲別駕顧勉庵(顧叔龍,莆田在城行尾人,廣州府通判,肇慶府同知。)聞司寇彭從吾先生得請致仕,還莆,賦近體詩二章賀之。謂仆受知于先生者,不可無言。既示之詩,尋又以簡來促,因述所聞,附其韻,爲和答之歌,非所欲聞于司寇者也。

      一

      今代爲官到六卿,閩中此老最光榮。

      面前路闊身須退,阙下人嗟代有名。

      晚秫還家新釀熟,溪鋤試手藥苗生。

      相看不厭壺山好,笑拂松根坐月明。

      二

      二疏誰參漢大夫,都門今賣《送歸圖》。

      豈無經濟酬當甯,已道頭顱非故吾。

      自古功名關寵辱,幾人廊廟不江湖?

      木蘭之水清無恙,以配先生不可乎?

      弘治八年(1495)正月十一日,彭韶卒于家,享年六十有六。贈太子少保,谥“惠安”,仍遣官谕祭營葬。

      陳獻章懷著萬分悲痛之情,作《彭司寇挽詞》三首,因其年邁,已六十八歲,遣子不遠數千裏來莆吊喪。《彭司寇挽詞》三首錄如下:

      彭司寇挽詞

      一

      男子固多奇,如公更不疑。經綸思昔日,功業問當時。

      鬼幸村巫小,棋還國手知。杜陵秋月下,興盡《八哀詩》。

      二

      侃侃亦訚訚,行違榜要津。鳥還江上瞑,人老世間春。

      祿盡休言命,愁多不爲親。武夷最高處,東望一沾巾。

      三

      鬥氣空遺劍,床燈不照琴。春懷不自得,老病忽相尋。

      事往浮雲夢,山余宿草心。平生孺子意,絮酒一何深。

     

    yabo88網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

    投稿郵箱:fjptwhw@163.com   聯系QQ:935877638

    广告热线:0594-2288370    130159601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