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示yabo88第一平台
您已經看過
[清空]
    當前位置:yabo88網>莆田文史>宋神宗與木蘭陂

    宋神宗與木蘭陂

      □林勁松

      木蘭陂是全國五大古陂之一,世界灌溉工程遺産。1075年動工,1082年建成,至今仍在發揮水利作用。陂首樞紐工程由攔河壩、進水閘和導流堤組成,橫截溪流,拒海水于陂下,引溪水灌溉農田。

      木蘭陂的建造,曾經感動了東京天子,宋神宗爲之制定了正確方針政策,下诏募人建造。據宋榜眼方天若《木蘭水利記》介紹,熙甯八年(1075),李宏應诏,“遂傾家得缗錢七萬,率家幹七人入莆,定基于木蘭山下。負锸如雲,散金如泥,陂未成而力已竭。于是蔡公複奏于朝,募有財有幹者輔之。得十四大家,遂慨然施錢共七十萬缗,助成本陂。”在這裏,十四家即莆田南洋平原三余七朱陳林吳顧十四大戶。他們的加入讓李宏如虎添翼,既有了雄厚的建陂資本,又有了集體決策的領導班子,對確保整個木蘭陂水利工程的順利進行,有著重大意義。

      这个记载说明,李宏和十四家的特色是,他们既是有饶于财者,又是善于治水的行家里手。李宏来莆,还认真落实宋神宗的指示精神,率家干七人入莆,最终定基于木兰山下。他以七万缗垫底,胸有成竹地先行一步。这是李宏的领导藝術,令人拍手称快!

      为什么?对于他们来说,钱财都是来之不易。在那时,许多陂坝在八闽大地横空出世。 在《福建史稿》中,朱维幹先生指出:“福建有无数陂坝,是宋代人民的成就。”

      又說:“凡是陂壩林立的地區,大都是人文荟萃的州縣。”還列了簡表來說明。其中莆田縣最多,886座;仙遊縣其次,651座。浦城縣,520座;建安,255座;邵武,129座;福清、惠安、南安,都是百座以上。從中可以看出,1043年開始的慶曆新政“厚農桑”在福建各地大得人心,莆田木蘭陂的建成,那是指日可待。

      在那時,誰是農田水利建設的熱心者?答曰:種植大戶。國家厚農桑,獎勵興修水利,他們自然而然是急先鋒。他們是農業的行家裏手,水利沒有上去,就等于英雄無用武之地。所以,慶曆新政以後,在莆田,在福州,許多種植大戶出現了。

      蔡襄在《荔枝譜》中說,荔枝制成幹果後,“水浮陸轉,以入京師,外至北戎、西夏,其東南舟行新羅、日本、琉球、大食之屬,莫不愛好。……商人販益廣,而鄉人種益多。一歲之出,不知幾千萬億。”

      他在書中指出:“福州種植最多,延施原野,洪塘水西,尤其盛處。一家之有,至于萬株。城中越山,當州署之北,郁爲林麓。暑雨初霁,挽日照耀,绛囊翠葉,鮮明蔽映。數裏之間,焜如星火。”在那時,福州就有種植荔枝萬株大戶,很不簡單。

      明何喬遠《閩書》說,侯官縣“雞岡山西爲鳳岡,周圍荔枝以數十裏。中有三十六宅,宋劉彜諸賢所居,曰劉宅。閩中荔枝譜:郡之附郭,獨鳳岡一村,種類甚夥,不少數百萬株,大者十圍,高三十丈,皆王氏植,至今繁盛。”(《方域志》)

      據蔡襄《荔枝譜》記載,在宋代,蜀粵荔枝“其精好者,僅比東閩之下等”。興化軍産嘉荔,宋香陳紫,江綠方紅,又爲興化軍中嘉品(《荔枝譜》第三)所以,在宋代實行厚農桑,伴隨著的是農田水利建設日新月異,各類種植大戶的出現。

      那麽,爲什麽讓長樂姑娘錢四娘捷足先登,成爲了木蘭陂的第一個創建者?就是因爲錢財來之不易,沒有把握的事,邑人一般不敢幹。李宏好就好在先行一步,讓人看看。果然不出所料,宋神宗再次下诏時,莆田十四家挺身而出,“遂慨然施錢共七十萬缗,助成本陂”,十倍巨資從此到位。

      所以,木蘭陂來之不易,並非宋神宗時狀元徐铎所說的“地神插竹,異僧相土”那麽輕松。宋神宗的決策就說明了這一點。熙甯二年(1069),農田水利法施行,數年之間,一萬多座水利工程在神州大地橫空出世。但是,莆田的木蘭陂卻遲遲沒有到位。宋神宗制定的方針政策下來以後,大見效,要人有人,要錢有錢。李宏七萬缗不夠用,不久,七十萬缗接踵而至。爲什麽?李宏一行無不是水利專家。他們來這裏,就是要讓木蘭陂早日到位。所以,動工了幾天,就讓莆田的內行人心服口服,贊歎不已,繼十四家投資70萬缗之後,捐資者又不斷增加。方天若說:“蓋經始于熙甯之八年(1075),完功于元豐之五年(1082),計錢約費百萬余缗,計田約毀四千余畝,計傭四十余萬工。”所以,元豐五年(1082),有錢出錢、有力出力、國家沒有花一文錢的高標准、高質量的莆田木蘭陂竣工,顯示出了王安石變法時代人民群衆無私奉獻的首創精神。在今天,木蘭陂之所以會成爲我國古代五大陂之一,就因爲李宏和十四家都不是等閑之輩,七位家幹功不可沒。宋神宗方針政策尊重科學,尊重人才,最終結出了碩果。

      木蘭陂是莆田的財神爺。方天若在《木蘭水利志》說:“陂成而溪流有所砥柱,海潮有所鎖鑰;河成而桔槔取不涸之源,舟罟收無窮之利。陡門涵泄立而大旱不虞漏巵,洪水不虞沈竈;贍陂田設而巡護不食官帑,修治不削民脂……由是莆南洋田畝萬有余頃,藉以灌溉,歲輸軍儲三萬七千斛。”林大鼐寫于開禧元年(1205)的《李長者傳》說:“興化軍儲才六萬斛,而陂田輸三萬七千斛,南洋官莊尤多。民素苦歉,由此屢稔,一歲再收。向之簍人,皆爲高赀富戶。”他倆都認爲,莆田木蘭陂建成以後,南洋平原成了國家的大糧倉。

    yabo88網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

    投稿郵箱:fjptwhw@163.com   聯系QQ:935877638

    广告热线:0594-2288370    13015960168